张瑞阳:从生产要素看乡村振兴

2021年01月22日 17:07:40 来源:四川新闻网财经频道综合
编辑:本网编辑

  1月18日,第五届中国西部财经论坛暨2021产业与金融融合发展峰会在成都顺利举行,本次论坛由四川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四川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指导,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西华大学四川质量发展研究院主办,由西部产融中心承办。政府代表、知名专家、企业家代表、商协会代表齐聚共谋高质量发展。西部产融中心主任、四川大学商学院乡村振兴中心副主任张瑞阳作主旨演讲,以下是演讲实录:

西部产融中心主任、四川大学商学院乡村振兴中心副主任张瑞阳作主旨演讲

  今年是乡村振兴元年,去年是脱贫攻坚最后一年。三十年前我们的城市是什么样子?比如说成都,三十年到现在沧海桑田,一座繁荣的都市呈现在我们的眼前。三十年前我们的乡村是很美丽的,现在依然美丽,但是繁荣程度应该说没有太大的变化,这就是乡村的一个现状,两相对比我们发现经过三十年的发展,乡村仅仅解决了温饱问题,脱贫攻坚也才落幕。未来二三十年乡村振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

  我今天的话题是从生产要素来看乡村振兴的发展。我们来看一下乡村振兴它的核心本质是什么?乡村振兴它的核心实际上是产业振兴,像成都为什么能够发展这么好?因为有产业支撑,如果说乡村发展没有产业也不行。产业的发展就是“一低四高”,低成本、高效率、高产量、高品质、高效益,这个表现相当于就是高质量发展,前面讲到高质量核心是什么?核心就是成本低、效益高,就是产业赚钱,所以乡村也是需要在这方面能够将我们的产业做起来,做到非常赚钱。放眼全球来看,我们跟欧美相比我们的乡村,尤其是农业农村产业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这是现实。未来乡村振兴经过二三十年的发展,目标是达到农业发达,农村繁荣,农民富足。

  从生产要素我们来看一下现状,过去有这样的情况,很多的老板投资农业,90%多都是失败的,投进去的时候热火朝天,过几年之后越来越难,最后销声匿迹了,一波一波进农业,又一波一波的死掉了。我们看农业农村产业生产要素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劳动力,我们的城市和二三产之所以繁荣,是因为过去几十年每年有超过一千万的农业劳动力转移到二三产,带来了城市的繁荣。同时我们也看到在农业农村里边这些劳动力的持续流失,过去已经有四个多亿的人口转到了城镇和二三产,未来的三十年这个趋势不会变,每年还会将以一千万的人口在转。我们说到2050年的话,整个农村人口不足两个亿,而且50%以上都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他们几乎可以说劳动力非常有限,而且有很大一部分是丧失劳动能力,有劳动能力的群体只有五六千万人,这就是我们在农业农村产业发展中生产要素里边最大的一个问题。而且劳动力价格持续上涨,刚刚省经信委的袁冰总经济师从人口的角度说了劳动力成本在未来会持续上涨,需要尽快考虑实施农业领域的机器换人,不然农业领域的劳动力价格只有涨到二三产的水平,甚至未来还要超过二三产,其实有些地方现在就已经超过二三产了。看看现在二三十岁的小姑娘、小伙子宁可在成都做服务员,一个月拿三四千块钱,也不愿意回农村从事农业生产去拿五六千块钱。

  第二个问题就是土地和水资源要素,我们说这个要素跟着人走,人都到了城镇,肯定土地资源和水资源全部被二三产城镇抢占了。但是另一方面国家的18亿亩耕地红线要保,天然林、生态林也要保,那么经济作物和农业农村里边的经济产物的发展空间,未来每年都会被压缩,只会不断减少,不会增加。

  第三个问题是资本和资金的要素,资金是厌恶风险的,解决风险资金就能进去,所以大城市的房子要想去贷款非常容易,但是农业天然就有风险,各种自然灾害,各种病虫害风险,当然这十多年来已经解决得非常不错了,我们学习的也是欧美国家的经验,推出了政策性的农业保险,将这些自然灾害和病虫害风险通过保险的手段来解决。但是农业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风险,那就是市场波动风险,市场的价格波动太大,你看我们的二产的产品价格基本上都是非常稳定的,但是农业市场价格不断的波动,而且我们在这一块上跟全球来比是没有竞争力的,所以我们的资金很难流向农业,特别是金融机构的资金很难进农业。全球的发达农业产业都是靠农业补贴,靠财政的资金来支撑农业发展,但是我们很清楚,过去这些年财政资金下放到各个层级有很大一部分被挪用,当然后面这些问题会减少。

  第四个问题就是科学技术要素,要想提高农业科技的运用就是要规模化,农业产业规模化的集中度要高,还有就是产业的分工度也要高。我们说日本的精细化农业分工度很高,美国的农业规模化集中度很高,产业分工度也很高。但是中国我们很清楚,在这两个方面我们是不足的,尤其是包产到户直接导致了我们的规模化集中度以及分工度都不高,所以说我们整个科技的应用水平现在还是很低的,当然未来这些也都会解决。

  劳动力持续减少,土地和水资源被不断的压缩,资金进不去,科技应用水平不高,尤其是农业的科技应用水平短期内很难上来,全球有很多很好的农业技术,像日本、德国的某些精细化农业技术很不错,我们也看了很多,能用吗?不能用,那么怎么办?怎么破这个局?怎么从农业产业发展的四大生产要素上破局乡村振兴发展?下面我给出一些我的建议。

  在劳动力这方面,主要是要调结构,劳动力结构非常重要,体力劳动要转变为智力劳动、脑力劳动,也就是说原先是农民干活,现在是农业从业者要通过管农业机械和设备来解决,就像美国三百万农业从业人口养活了三亿多人,这就叫调结构。调结构这一块,第一个是农业农村土地产权资源性收益要应于乡村,比如说现在农业农村的土地被征,土地收益变现的钱又通过财政跑到了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农民获得的土地征收补偿干了什么?大部分买了城市的房子,这些钱全部都跟农业和乡村没有关系。第二要做实农业合作社,做大做强农业公司,将农民从农业的劳力转变成农业的主人,从农业领域的体力劳力者变成农业领域的产业经营者,这些是需要靠制度来转变的。

  第二点是土地和水资源,就是拓空间,我们知道农业发展的土地和水资源空间是最基础的,如果18亿亩耕地再多增加四到六亿亩,那么我们的农业发展将出现天壤之别。基于未来农业产业化及规模化发展的趋势,农业的土地政策和治理模式都是需要变的,政策是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走的,我想最多可能就是十年左右,以前的家庭联产承保责任制以及整个现在的土地政策和土地治理模式都会变,他们会变的适合什么?适合农业的规模化发展和产业化发展。还有一块是高效利用碎片化的土地,在这一块,过去两年我们做了一些工作,也开发了高效利用土地的大数据管理工具,现在跟很多的地方政府合作,也根据这样的一个手段,整理碎片化的土地,不能整理的就见缝插针种树,不能种树的就发展公共停车、5G基站、新能源充电桩等,全域高效的利用土地。再就是高效调节水资源,古代农业的发达都是伴随着水利工程的建设,比如大运河、都江堰水利工程,每个历史时期都是这样子,我相信在未来,中国在这一块一定会有更多超级水利工程的出现。比如说新疆的南疆,如果用大的水利工程来调节水资源,可能会增加几亿亩的土地,能够种粮食作物,可以为国家解决非常大的问题。在拓空间的里边也可以借鉴以色列,以前养猪和养鸡都是平面养殖,现在的养殖学习了工业化的方式,已经开始大规模的发展立体养殖;还有以前种菜也都是平面的,亩产几千斤,现在发展立体种植,比如说京东种蔬菜就是立体的,分很多层,用工业化的方式种菜亩产可达几万斤。我整理一片高标准农田土地要十几万的成本,但是采用工业化方式,用简易的钢结构搭起来,把农业的设施上上去之后,实际上一亩地同样的开发投入成本,但是产值要提升好几倍,这个在未来也会出现,但这要取决于做大做强农业公司,现在的小农经济是不可能做到的,也做不到,现在在农村做大做强农业公司,用工业化的方式大力发展农业,这是破局乡村振兴农业产业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点。

  第三点就是资本和资金要加大投入,利用新技术把农业的生物性资产转化为数字资产,对应链接金融资本,实现农业领域的资金融通。金融信贷无法进农业,主要是农业生物性资产的无法量化,生物性的资产要进行量化,如果不转化为数字资产就很容易出现作假,这个我们依靠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的技术手段可以实现。现在我们产融中心已经在一些领域里边应用了。还有,财政要加大产业间的转移支付力度,将农业农村的补贴落实到产业经营主体中,有很多做农业的老板给我讲,他们做得很好,他们不靠补贴,其实我告诉你所有做农业的必须拿补贴,而且一定要拿补贴,国家在农业方面还要加大补贴的力度。我们要清楚,实际上我们所有的资金在二三产及城镇化的资金占比比例远远高于一产的资金占比比率。实际上财政更大比例的资金是投到二三产,不是投到一产,修桥修路都是为城镇化服务的,很多的基础设施都是为工业、城镇服务的,实际上我们一产的财政支付比重非常低。美国的农业补贴非常高,我们呢?远远不够。我们全国六个省市财政是赢余的,转移支付到我们中西部省,新疆、四川等地每年拿四五千个亿,真正的要去解决贫困发展的平衡,最重要的是要做财政政策的产业平衡,各种补贴向农业产业转移,最重要的是市场的经营主体以及农民从业者要积极主动的去拿补贴。

  最后一块是科学技术生产要素,这个核心要素要把在农业领域的应用水平提上去,而提高这个应用水平要有工业化的思维。像基因技术、种子技术、化肥技术,尤其是农业机械解决劳动力的问题。我们看我们的乡村振兴,小农经济的发展导致科技应用水平不高,科技应用必须集中到农业公司。我们的全球工业产业有竞争力,现在世界五百强,我们的企业已经最多了,而且我们的国企都已经很大了都还要合并重组后参与竞争,如果农业现在还是家庭联产承保,采用包产到户,农业能振兴吗?乡村能振兴吗?不能振兴,也振兴不了,只能脱贫攻坚,只能发展达到小康水平。

  从四个要素来看未来的乡村振兴,政策一定会有变革,金融的一些支持我们会通过技术手段打通,财政手段也一定会推进,农业农村的产业经营主体也一定会有巨大的变革。农业农村的产业振兴最终会走向三产融合,落脚点也应该是落到三产融合,乡村的这些变革,农业农村的产业链打通,就像在城市出现万达这样的商业综合体,乡村会出现农业的综合体,而且会大量的出现。同时,农村发展也要构建三产融合的现代新农村,现代的新农村是什么?就是合村并镇,分散的那些不行,美丽乡村,需要大体量的产业发展承载空间。

  从这四个生产要素看未来乡村振兴发展,一方面我们是在探讨,另外一方面我们是在实践,过去的两三年我们已经摸索了一些路径,接下来的“十四五”期间我们将会推出一些好的样板和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