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财经频道  >  *股票
“群妖”乱舞 A股亟待“去散户化”
2015-12-16 10:03 来源:经济参考报

  除了断崖式暴跌,今年下半年以来的这一轮A股巨幅波动中,层出不穷的“妖股”也给投资者留下深刻印象。7月份以来,包括特力A、海欣食品、上海普天等一系列“妖股”动辄股价暴涨数倍甚至十倍。在“妖股”横行背后,则是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证券违法案件的高发。在业内人士看来,A股“散户市”是培育这些“妖股”的一大温床,A股市场“去散户化”已成当务之急。

  “妖股”出没引关注

  “妖股”年年有,今年特别多。2015年随着A股市场全年的巨幅波动,动辄翻番、连续涨停的“妖股”层出不穷,从上半年的全通教育、安硕信息,到股市大幅波动期间的特力A、潜能恒信、海欣食品、上海普天等,A股市场俨然已经成为众妖出没之地。

  作为“妖王”的特力A在今年下半年可谓吸尽了眼球。今年7月9日,特力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涨停,随后一个月单边上涨5倍。在经过一轮股价腰斩的调整后,该股再次连续涨停,以9个连续涨停涨回50元上方。9月24日,特力A停牌核查,并在10月11日晚间披露,公司董事会确认目前没有任何应予以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并承诺未来3个月内不会筹划重大事项。复牌之后,特力A在经历两个跌停,期间特力A发布2015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预计1至9月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约1800万元至1900万元,同比增长333%至357%。特力A随即又迎来了连续8个涨停。股价一路攀升至87.10元。从7月9日最低点的9.88元到10月23日的87.10元,特力A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内暴涨了782%。期间,这只“妖股”单个交易日的振幅还屡屡达到或者接近20%。然而,这并非是终点。

  10月23日,证监会对特力A股价的幕后操纵者作出处罚决定,其中涉嫌操纵特力A和得利斯的吴某乐和深圳市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被没收违法所得及罚款将近13亿元,为证监会年内开出的单个案件最大罚单。此后的两个交易日内,特力A又迎来了两个一字跌停,但随即又拉出两个涨停板。在经过一段时间调整后,从今年11月24日起,特力A又迎来了5个连续涨停。12月9日,深交所再次关注特力A股价异动,要求公司董事会确认是否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等,还要求公司核查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直系亲属是否存在买卖公司股票等行为。然而,到了12月10日,特力A盘中最高上冲至108元,较今年7月份的9.88元足足上涨了993%,期间,特力A总计出现了39个涨停和14个跌停,其“妖股”的风范尽显。

  公开资料显示,1993年特力A在深交所上市,之后股价常年在3元上下徘徊。三季报显示,该公司前三季营收2.31亿元,同比降32%;净利润为1870万元,同比增长350%。主营收入减少而净利润大增,得益于其终止相关退休职工福利计划,冲回长期应付职工薪酬及期间费用972万元,使前三季度净利润增加了849万元。从基本面来看,特力A的业绩和空间显然无法支撑如此妖异的上涨。

  截至12月14日收盘,特力A收报于92.42元,总市值已经达到了254亿元,流通市值则为166亿元。其市盈率则高达1104倍,市净率高达32.55倍。今年7月9日以来的106个交易日中,累计上涨了741.71%,总成交金额高达805.03亿元,换手率达到了782.78%。截至三季度末,该公司股东数从中报所披露的13306户增至58227户,暴增337%,中报披露的十大流通股东中的机构也纷纷消失于三季报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册中。特力A上市以来,其股东户数均在2万户以下,成为“妖股”之后,股东户数一夜暴增。

  除了特力A,本次股市巨幅波动期间,一大批“妖股”纷纷出现,不停地刺激着投资者的神经。潜能恒信、海欣食品、上海普天、洛阳玻璃和梅雁吉祥同样引人关注。9月30日,停牌许久的潜能恒信以14.58元/股的价格开盘,随后连续拉出13个涨停,截至10月23日,股价已飙升至45.74元,期间累计涨幅超200%。而同期上证综指的涨幅仅仅约为12%。10月26日,深交所在向潜能恒信下发《问询函》,潜能恒信在回函中则将股价暴涨的主要原因归结为“技术性反弹”。从9月22日到10月30日的24个交易日内,海欣食品上涨了127.98%,期间换手率高达868.63%。从7月9日到11月16日的86个交易日内,上海普天则上涨了402.33%。从7月9日到10月23日,洛阳玻璃涨幅高达323.49%。从7月9日到8月17日短短28个交易日内,梅雁吉祥上涨了196.69%。

  种种迹象显示,“妖股”启动的一般都有一个市场风口,例如上海普天借助市场最热的充电桩概念,洛阳玻璃凭借的是市场热衷的央企改革概念,梅雁吉祥被市场称为“王的女人”(有证金公司支持)。在经过了游资的轮番炒作之后,赚钱效应不断增强,市场跟风力量不断增强,最后游资全部撤离,筹码迅速转手到散户手中。

  市场操纵如影随形

  与层出不穷的“妖股”相伴随着的是,今年以来证券市场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的案件也频频发生,涉案金额之大、人员之多、手法之新颖,均为近年来少见,A股市场似乎再度进入了“庄股时代”。

  12月11日,证监会宣布对涂忠华等五人操纵股价案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没收违法所得1973万元,并处以等额罚款。本案系多名自然人以私募基金为平台,共同操纵股价的典型案例,涉及共同操纵诸多焦点问题。证监会认定,上述五人以深圳市元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名义招揽理财客户,使用“蒋某军”等18个证券账户,采取盘中利用资金优势连续买卖、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间交易、虚假申报撤单、尾市拉抬等方式,大量交易“九鼎新材”、“新海股份”两只股票。

  11月13日,证监会宣布对5宗操纵市场案件作出处罚,涉及国海证券、中国卫星、暴风科技、全通教育、苏宁云商、蓝光发展、中科金财、如意集团、西部证券、开元仪器、奋达科技、鼎捷软件、雷曼股份、深圳华强、仙坛股份、新宁物流、银之杰等上市公司,罚没款总计金额达到4.5亿元。

  10月23日,证监会公布拟对12宗操纵市场案件进行行政处罚,据了解,这些案件都发生在今年股市异常波动期间,这12宗案件包括5类,其中有3宗涉及操纵ETF的案件,2宗涉嫌利用融券及时操纵价格的案件,1宗境外企业涉嫌操纵B基金的案件,还有1宗涉嫌特定时间段操纵价格案,以及5宗涉嫌采取混合方式操纵价格的案件,上述案件罚没款的金额总计超过了20亿元。此前的8月28日,证监会宣布,近期证监会向公安部集中移送了22起涉嫌操纵市场、内幕交易、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及编造、传播虚假信息、非法经营犯罪的案件。

  除了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之外,新三板市场也出现了操纵市场的案例。12月4日,证监会宣布冼锦军控制使用4个证券账户,通过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异常价格申报等方式影响“华恒生物”等18支新三板股票的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冼锦军正是此前被市场称为“中山帮”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之一。

  今年3月23日至27日,全国股转系统交易监察系统显示,有近40笔交易以超高价格成交,所涉及的协议转让股票共8只。股转系统发文称,因频繁、大量进行反向交易,多次以大幅偏离行情揭示的最近成交价的价格进行下单,以及以大幅偏离行情揭示的最近成交价的价格成交,造成市场价格异常,严重干扰市场正常的交易秩序和正常的价格形成机制,决定对“中山市广安居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山市八通街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中山市三宝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谭均豪”等4个账户采取限制证券账户交易3个月的监管措施。上述四个账户均托管于中信证券中山市中山四路证券营业部,因此被市场称为“中山帮”。工商资料显示,前三个账户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均为陈六华和冼锦军。

  在上述查处的案例之中,操纵市场也表现出了新的特点。包括:参与主体种类多样,既有公司,也有个人;既有境内公司,也有境外公司。部分操纵行为系不同市场主体合谋进行。涉案金额巨大,手法新颖,当事人通过滥用交易规则,以不正当手段干扰和影响市场机制和作用的正常发挥,对证券市场起到了助涨助跌的作用,加剧了股市的异常波动。部分操纵案件还伴随信息披露等其他违法违规行为。证监会则表示,市场操纵行为有迎合市场炒作热点,编题材讲故事,以内容虚假、夸大或不确定的信息影响股价,以及以市值管理名义与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以及公司高管内外联手操纵股价。

  除了操纵市场案件高发、涉案金额巨大之外,2015年以来,不少原来在A股市场声名显赫的机构大佬也纷纷涉案。日前,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等人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其行为涉嫌违法犯罪,近日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9月15日,新华社报道称,原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被公安机关依法要求接受调查。随后,中信证券发布公告,证实了上述消息。而在此之前,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董事总经理徐刚,执行委员会委员、金融市场管理委会员主任刘威,金融业务部负责人房庆利等人已因涉嫌内幕交易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散户市成“妖股”温床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机构投资者拥有强大的专业优势、信息优势、资金优势,并具有组合投资、分散风险的足够能力,因此,机构投资者长期投资的平均收益率远高于散户,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当然,在散户投资者中偶尔也存在万分之一的大赢家,但他们只是个案,不具有代表性。因此,A股市场“去散户化”,已成为当务之急。

  早在十几年前强庄德隆系轰然倒地,中科系、农凯系等一系列资本大鳄相继崩溃之时,市场曾一度做出A股告别“群庄乱舞”时代的预言。而从这次A股巨幅波动时期市场“妖股”横行、操纵案件频频发生的情况来看,这个预言似乎过于乐观了。

  2015年以来的A股市场缘何出现这种“群妖乱舞”的局面?董登新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在本轮牛市中,由于流动性泛滥,私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这其中既包括正规的私募基金,也包括其它一些民间的非正规私募,这些私募将大量的社会资金通过集合产品导入了证券市场,通过场内的融资融券,场外的配资,伞形信托、结构化产品等多样化的融资渠道,使得这些私募具有了非常强大的资金优势,依靠这种资金优势,这些机构可以很容易地制造题材,形成板块联动,引发散户跟风,形成群众号召力,制造“妖股”暴涨,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盈利模式”。

  另一方面,A股市场的高度散户化也为“妖股”的产生提供了土壤。在美国等成熟股市,70%以上的成交量是由机构投资者完成的,相反,在我国A股市场,90%左右的成交量则是由散户完成的。在“散户市”中,机构投资者变成了实力最强的“大散户”,这些机构投资者在股市中的角色不再是“组合投资者”,也不是价值投资引领者,更不是股市的稳定器或中流砥柱,它们变成了“顺势而为”的投机者,它们借助自身强大的信息优势和资金优势,充分利用散户的盲从和赌徒心态,通过“讲故事”、“编题材”发动“群众运动式”的全民炒股,并向散户进行疯牛传销,趁机造市暴炒,从中谋取暴利,最终却让散户抬轿、买单。

  “健康的股市应该是一个公开、公正、透明的资源再分配场所。”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教授张宗新说,从长期看,违法违规机构和个人通过暗箱操作拉抬股价后,更多的股民则会被忽悠“高位接盘”,从而遭受更惨重的损失。专家表示,监管机构重拳打击操纵市场违法违规行为之余,还需妥善解决后续的投资者索赔问题。“只有通过严厉处罚威慑违法违规行为,通过严格的司法程序切实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才能真正提高‘坐庄’的违法成本。”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黄韬说。 记者 吴黎华

  原标题:“群妖”乱舞 A股亟待“去散户化”

[编辑:凡小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