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财经频道  >  *区县经济
多地农产品深陷“价低卖难”窘境 产销对接是难题
2015-12-08 11:01 来源:经济参考报

  “今年大白菜才两三毛钱一斤,不仅价格比去年同期便宜三四成,还一点不好卖。我已经来了好长时间了,竟然一棵白菜也没卖出去。”李春东说。山东寿光农产品物流园是全国规模较大的蔬菜批发市场,这里的蔬菜经销商李春东为卖不出去的白菜发愁。

  在山东、辽宁、陕西、广西等地,部分蔬菜水果出现“价低卖难”,白菜、苹果、香蕉、梨等品种价格同比下降三四成,相关地区农民收入锐减,生产积极性受挫,甚至出现将苹果喂鸡喂猪、农民砍掉果树、农产品烂在地里等现象。业内人士认为,今年农产品“价低卖难”的范围和程度均比往年同期有所扩大,亟待从消费生产“两端”共同发力破解这一难题。

  多品种农产品“价低卖难”

  除山东外,近期辽宁、陕西、广西等地都出现了多种农产品“价低卖难”现象。

  辽宁省绥中县大王庙镇车岭村是一个苹果种植专业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果园。

  “今年水果大丰收,但不知道为啥,没有人愿意要。”52岁的果农吴树宝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现在已经低价卖掉了3万斤梨,还有3万多斤苹果没有卖,“价格太低,有点舍不得”。

  车岭村党支部书记王志斌说,今年苹果价格较去年下跌将近40%,很少有商贩上门收购,农民手中大量苹果卖不出去。

  陕西省洛川县凤栖镇下黑木村果农杨进荣也反映,与往年相比,今年苹果的地头收购价只有2.5元/斤左右,比去年整整低了1元。去年这些时候他家苹果就剩下了三分之一,而今年只卖出了三分之一。“看着下跌的价格和卖不出去的苹果,心里很着急”。

  自9月下旬以来,广西香蕉价格持续低迷,收购价较去年大幅回落,甚至一度低至两三毛钱一斤。并且,不少地方的香蕉出现了“卖难”。

  除了上述品种农产品,今年多地的柿子、梨、甘蔗、芹菜、大枣、玉米等较多农产品均不同程度出现了“价低卖难”,范围和程度均比往年同期有所扩大。

  部分农民收入大幅降低

  受农产品“价低卖难”影响,我国相关地区农民收入较往年大幅降低。

  坛洛镇是广西重要的香蕉产区之一,有着“中国香蕉之乡”之称。坛洛镇党委副书记邓辉明说,今年坛洛镇香蕉种植面积近20万亩,香蕉销售收入占到镇上农民年收入的60%以上,而今年香蕉平均收购价仅为0.5元/斤左右,是近年来少有的低价,许多农民不仅赚不到钱,反而还要赔钱。

  “香蕉收购价低于0.9元/斤就要亏损,而今年收购价仅为0.5元/斤,农民种一亩香蕉平均要亏损1000多元。我在香蕉行业工作近20年了,行情从来没有像今年这么低迷过,近八成香蕉种植户和企业都面临亏损。”广西香蕉协会副会长邓永志说。

  陕西省乾县不少梨农向《经济参考报》记者反映,今年种梨收益太差,辛辛苦苦一年干下来,收益却寥寥无几。

  “我家种了18亩梨树,总产7万多斤,去年收购价1.6元/斤,而今年仅为1元/斤,总共比去年少收入4万多元。如果算上人工成本,这一年辛辛苦苦种梨几乎没有赚钱。”陕西省乾县阳洪镇上陆陌村村民梁战明说。

  由于“价低卖难”,部分农民将苹果喂鸡喂猪、砍掉果树,或者让已经成熟的水果直接烂在地里。在辽宁省大连市,因苹果无人问津,他们只能将苹果拿来喂鸡或喂猪,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不少网友通过网络购买当地苹果。但对于数以百万斤计的苹果来说,这些销量只是“杯水车薪”。

  辽宁省绥中县大王庙镇车岭村村民陆殿丰砍掉了祖辈留下来的数十棵上百年的梨树,“种梨不赚钱,把梨树砍了卖给别人做家具,一棵还能卖60多块钱,腾出地来也好种点别的”;山东省潍坊市峡山区丈岭街村7万多斤柿子无人问津,一些柿子已经烂在地里。

  产量增加消费低迷

  专家表示,今年部分农产品“价低卖难”是受“供给侧”和“消费侧”共同影响的:由于气候条件较好,不少农产品产量有所增加;与此同时,受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出口减少等不利因素影响,部分农产品消费较为低迷。

  首先,从“供给侧”来看,部分农产品今年大获丰收,产量比往年增加不少。

  以苹果为例,辽宁省绥中县农工部部长李俊彪介绍,今年当地水果增产近30%;陕西省洛川县苹果产业管理局局长王建锋说,今年洛川全县的苹果产量达到了85万吨,比去年增加了5万吨。

  “据我所知,目前全国苹果种植面积超过了4000万亩,产量超过了3000万吨,是有纪录以来我国苹果生产历史上最高的一年,苹果产量的上升必然会导致价格的下跌。”王建锋说。

  部分农产品产品种植模式落后,产业化、品牌化程度不高等因素,也加剧了“价低卖难”。

  业内人士认为,不少农户的种植模式仍是“老传统”,播种、施肥、采收,待农作物成熟后自行出售。由于缺少精细化管理和标准化生产,农户种植的水果等农产品难以保障高品质,品牌也较少,市场竞争力较弱,加之在采摘、运输等环节带来的农产品损伤,其价格提升空间相对有限。

  其次,从“消费侧”来看,受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出口减少等不利因素影响,部分农产品消费较为低迷。今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整体经济形势较为低迷,一些社会群体收入下降。为节省开支,消费者必然会缩减对于蔬菜、水果等“非必需”农产品的消费。

  还有部分人士认为,部分农产品“价低卖难”跟当前进出口形势也有关。辽宁省绥中县果残局副局长叶春祥表示,原本绥中白梨曾出口到俄罗斯等周边国家,但近年来,这些出口订单却越来越少。

  山东省烟台市苹果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烟台苹果出口86万吨,同比下降了13%(山东省下降18%)。另据统计,今年1-5月,我国苹果出口同比下降31%,同期苹果进口同比增长366%,金额增长387%。

  此外,部分农产品销售渠道有限也会造成“价低卖难”。广西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杨亚非认为,农村地区的基础设施相对薄弱,很多农产品的销售都是以传统的零卖、企业收购等模式为主,网络电商等线上销售渠道还有待进一步打通。

  “两端发力”破解难题

  业内人士认为,从消费环节来看,宜进一步加大“农超对接”、“农电对接”力度。

  山东省寿光市商务局党委委员董俊涛认为,部分农产品“价低卖难”,不是说城市里没有充足的消费能力,而是没有做好产销对接。为破解这一难题,除了继续坚持往年行之有效的“农超对接”外,今年国家还要出台政策鼓励农产品通过电商销售,比如鼓励各大知名电商在网站首页显著位置开展“各地名优农产品展销”活动,让市民看得到、买的上、吃的好。

  杨亚非说,在面临农产品“价低卖难”问题时,要完善应急处理机制。政府部门可加强爱心帮扶,积极组织本地批发市场、超市、企业进村采购,或在城区部分街道、小区设置临时销售点,并通过网络信息平台、媒体等渠道发布信息,引导更多客商、消费者前来消费采购,做好应急处理。同时,引导农户尽量进行错峰销售,避免现有农产品销售过度集中。

  此外,还要强化涉农政策落实,搭建更多服务平台。近期,国务院办公厅先后下发了《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关于促进农村电子商务加快发展的指导意见》等涉农政策,为农村发展提供政策支持和指导。专家表示,后续应以政策出台为契机,在强化涉农政策落实过程中,搭建市场信息发布、价格监测、电子商务等多种服务平台,避免某一农产品生产“一哄而上”的现象,并拓展传统销售渠道。

  从生产环节看,一是通过政策引导、示范带动等方式,转变片面追求高产的发展观念,提高农产品品质。沈阳农业大学副教授杨肖丽说,以水果为例,近年来各地都在大力扩大水果种植面积、追求单产提高,导致水果产量增加、品质下降。这种发展观念应当转变,否则,水果种植产业的前景并不看好。

  二是改变传统的一家一户分散种植的旧模式,大力推进种植农业合作社建设,实现“抱团”发展。陕西省洛川县苹果产业管理局局长王建锋建议,建立健全完善的市场营销体系,培育大的农民专业合作社,让农民“抱团取暖”。据了解,洛川县果农参与合作社的比例近40%,果品销售较为顺畅;而出现“卖难”的辽宁省绥中县这一比例则仅有10%左右。

  三是打造知名农产品品牌,提升整体竞争力。杨肖丽认为,目前,我国多数农产品品牌知名度还很有限,未来农产品产业发展必然走向精细化、品牌化,有关部门应进一步加强对农业龙头企业的扶持引导,并依托农业龙头企业打造具有全国乃至国际影响的农产品品牌,更好地开拓国内国际两个市场。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均由记者潘林青、王阳、孙仁斌、徐海涛、刘彤采写)

  原标题:多地农产品深陷“价低卖难”窘境

[编辑:凡小东]